细读《老子》明太祖注第三十二章

 欧宝首页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7-08 15:50

道常无名,朴虽幼,天下不敢臣。侯王者若能守,万物将自宾。

万物是极端众样化的,而道则不管物有众少转折,都能一以贯之,使众样性的物不脱离道的根本原则。这就是道的答物。得道之人,也能自若地答物,由于他能根据道的原则适宜万物的转折与众样,从而相符物的规律而取得成功。这叫行使匠成。

道与朴,只是名字的分别,所指则一,都是指老子心现在中的本体。天大地大道亦大,这是说道的大。但道之通盘不离于性,于是道又是最幼的。道固然极幼,却是万物之主,万物的运动都离不开道的原则,于是万物都自动宾从于道。从这有关上讲,道就是万物的真君。帝王与人民也答如此,帝王是人民的真君,以素朴主实民性,让万民自动宾从,而不是用威刑限制万民。这是最巧妙的总揽。

明太祖注:道无名,言仁心大德是也。朴淳然于心犹如微,孰敢以为幼?朴,真道理也,不敢臣,即不敢幼也。若王主之,万物将自宾。自宾是人物来臣贡也。侯庶能守,将名同天地,可贤也。子以侯王并称,侯乃过矣。

帝王答以仁心大德治天下,这仁心大德就是道。仁心大德,在帝王心中时,不是很幼很微吗?但它始末帝王用于天下时,就不是幼与朴了,于是谁也不敢幼视它。仁心大德,就是道、朴在帝王心中的表现,帝王遵命它,万物都将自愿宾服,于是它是最真的道理。

道无形无象,故可说它幼。但它是天地万物产生的根源,谁也不及因它其幼而无形而无视它。帝王能够掌握道的精神,进走总揽,万物自然宾从。

天地相相符,以降甘露,人莫之令,而自均。起制著名,名亦既有。

抱守精一,就是遵命道的精神。以道的精神进走总揽,唐玄宗坚信能够感动天地,达到地平天成的境界,使天地之间的阴阳二气交泰致和,而降洒甘露。在中国的古代,天降甘露,是吉祥的象征,外示上天表彰阳世的总揽。地平天成之时,人民自然都会遵纪遵法,于是总揽者不消再进走各栽道德的说教。如此一来,帝王就会成为总共著名之物的主人。这就归结出一个道理,即帝王答以无名之道来限制著名之物。除了无名的道之外,其他的总共都是著名之物。唐玄宗的这一逻辑,实际上是说,帝王是道的实走者,是道的化身。

明太祖注:言道之功理之妙如是,言甘露降,人莫之令,即不知那个使令如是均,乃亲善自然而然。德之造化如许,欧宝首页名乃往甘露,是其名也。即前无名著名之说,于是著名无名,道理未施即无名,既施著物,以物为名,是谓著名。

道有无限妙用,帝王用之,功德最大,天地万物,皆受其恩惠,世界一片平和,甘露普降,万物顺化。老子的道,能让封建时代的帝王产生这栽信抬,真可谓稀奇。

帝王体至道以御物,能收到莫大的奏效,但帝王答该同时是伟人,他不及寻找这栽美益境界的功名。为求功名的总揽,不是伟人式的总揽,这栽总揽也不及真实达到老子所说的境界。

夫亦将知止,知止于是不殆。譬道之在天下,犹川谷之与江海。

帝王有有道与无道之分,无道的帝王就是暴君,有道的帝王就是伟人。人民自然迎接有道的帝王,由于在他的统属下异国危殆之事,而有甘露普降。于是唐玄宗坚信帝王得道,就可使天下的人民自愿依止于本身的总揽之下。云云一幅美益景象,不知在唐玄宗那时,曾展现过异国?若异国展现,是否表明唐玄宗还异国真实理解老子?

人有仁人、不仁人及伟人三栽层次的区别。仁人郁闷世之患,不仁之人则只知纵欲享笑,伟人得道,不受物的限制,淡然自足,这就是他对物的主宰,即所谓的起制著名。郁闷世之患,还不是最高的境界,未达到自然的层次。只有伟人才能脱离物的奴役。这就是伟人的巧妙之处。这栽伟人,仿佛只有帝王有条件达到,由于他实际上具有限制天下万物的权力,成为万物的主宰。但能不及淡然自足,则不得而知。

明太祖注:其名因物而有之,乃当止之,何故?盖谓令正人措事既成,勿再添巧,添巧则复敝,不添巧,是谓知止。既能知了足,能够不危,即不殆。道在正人之胸中,能坚持不忘,则如长江大河之水,清淡阳世之云雨兴作,百川泛溢,本海为源,何以见之?海太阴,所集阴升腾而云雨作。如道之走,既走则溢江河,既溢江河,复朝宗于海,乃道之体用也。

伟人式的帝王,在按道的精神治理天下之后,既不寻找凡人的功名,则答复归于道。这就是守道。能守住道,才能永远地以道治天下,虽有万变亦能搪塞自若,否则很快就会失踪天下。

图片

图片